在冷圈里打滚_上天

英雄母亲的左手(。)

无神论者

无神论者

 

1.

你、是个无神论者

神在这个世界上所制定的规则

于你而言毫无意义

虽说应当如此

然而不知从何时起

虽然不知道是谁告诉你的

你却这么信仰着,“生命是有价值的”——世终《Death Disco》

 

A面

 

很难说到底是不是存在命运这种东西。

17岁的宫野志保坐在学校树荫下的长椅上,静静地看着不远处来来往往三两结伴的嬉闹人群。刚刚结束一场需要几十个小时精力集中的实验,成罐的提神饮料确实成功地让她保持了清醒,甚至头脑依然十分精神,但是身体上的疲惫依然鲜明地向她发出休息的警告。成堆的实验数据与理论在活跃的大脑里撞来撞去,嘈杂的思绪和疲累的身体让她只想停下脚步稍作休息。一阵风从很远的地方吹来,草坪上的白鸽顺势展翅飞起来,发出扑棱棱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她思考起“命运”这个话题。从传统科学角度来说,所有的果早就在宇宙诞生之初就确定了。当你掷出一颗骰子,其实在你出手的时候,它的点数早就由出手那一瞬间的速度、角度、风速等等外部因素决定了。所以这是不是意味着,命运早就决定了她父母双亡,无法有亲密的好友,在组织监管下的孑然一生呢?

但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宫野志保想,这是最好的方法,与其有其他无辜者被牵连进来不如就这样度过,唯一怎么也放不下心的是姐姐。想让姐姐生活的好一点,是她在这个组织里拼命证明自己价值的唯一理由了。

啊啊是这样的,虽然还是很寂寞,但把自己的情绪都藏起来的话,就无法被发现了吧;把所有人从自己身边推开,就不会有身边的受害者出现了吧;把自己放在心的外面,就能永远保持理性了吧。是这么想的。

即使是真的很羡慕那些温度的触碰,心灵的相通,以及快乐的微笑着的脸庞,还不如早点认清楚这一切,接受自己的命运来的比较好。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风停了,有一只鸽子轻巧地落下来。落在她的身边,歪着脑袋,“咕咕”这样的叫着,黑豆一样的眼睛里露出她平静的像有点难过的脸,一点也不害怕人的样子。

和它对视了一会儿,宫野志保露出了一个微笑。

从学校的钟楼传来了整点的钟声,白色的精灵又飞向了远方。

 

B面

工藤新一从来不相信命运。

他在一个情杀事件现场,听着杀人犯声嘶力竭吼着“命运是让我们先相遇的,为什么美和子要嫁给和彦!!她和我才是命中注定的,她才是——”的时候,想着,啊啊,命运只是弱者的理由,屈服于命运的人真是太逊了的时候,说着“其实美和子一开始是爱你的,她到现在还留着你给她买的礼物,只是她在你醉酒的家暴中逐渐失去了信息所以才离开你的”这样话的自己,也许是想为被残忍杀死的美和子小姐说些什么,又也许只是想证明命运是握在自己手里的 。

即使变成了江户川柯南,也依然这么相信着。

“不能逃避自己的命运啊”这么想的。

只是总有一种,命运之轮转动的感觉。

而这种隐隐的感觉在见到灰原哀之后被放大了。

一开始见面只觉得是个有些古怪的小女孩,后来又想她哭哭啼啼地和其他所有女孩也没有什么分别,即使被后面的事情吓了一跳,也有些上头地觉得她是一切事情的罪魁祸首,

但冷静下来后莫名地有种奇怪的松了口气的感觉。

大概是,虽然是个骄傲又自大的侦探,但大人的灵魂一直被这样困在小孩子的身体里,很多事都做不了的时候,有时候还是会非常的焦躁吧。

但是回过头看一眼好像永远很冷静的灰原,总觉得会跟着她一起冷静下来了。

而且越和她相处越觉得,虽然这家伙是个目光冷淡的哈欠女,一点也不可爱,又很会骗人,但是意外的聪明又可靠,考虑周到,眼光独到,懂的东西很多的样子。怎么说,大概是那种可以平等对话、不会出现交流障碍的人。有点意外的原因也许是很少遇见这样的同龄的女生吧,他想。

虽然不想承认,但命运共同体什么的,意外合拍的伙伴什么的,他也无法真的把她留在原地啊,想要一起坚持下去什么的,想要让她见到组织被打败的那天,所以,

“不要逃避自己的命运啊,灰原。”这么说了。

 

2.

你是、无神论者                                      

只相信眼见为实,

神所带来的奇迹,

于你来说只是空想

然而你却相信着宇宙的存在,

科学家们这么相信着,

“能够被科学证明的东西即为真实。”

——世终《Death Disco》

 

A面

所以说什么是真实。

有时候宫野志保会凝望镜子里那张年轻的脸,茶色的头发,翡翠色的眼,因为混血的关系比一般亚洲人高挺的鼻梁,像天鹅一样修长优雅的脖颈。

只是嘴冷漠地抿成一条线,眼中暗藏的感情被冰冷的镜面反射出来就成了虚无,即使是本人也读不出想要传递的东西。

越看久越觉得陌生。

镜子显示出来的不过是真实的影像,而不是真实的自己。这么想着,对工藤说出了口。

看见他仿佛灵光一闪发现了什么一样的边说着感谢边跑远,虽然一开始有些疑惑,不过立刻就想通了。

啊啊原来是这样啊——的这么想着,看着镜子中年幼的脸,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轻轻地笑了出来。

和变小的工藤相遇是之前怎么都想象不到的事情,说起来,能遇到这种可以对话,彼此都能理解对方想说什么的同龄人也真的是第一次。

天才的智商导致比周围的人早熟很多,由于组织的原因总是冷漠拒绝别人的宫野志保;和可以与有相同经历的江户川柯南交流,有少年侦探团这样虽然有些稚气但热闹的同伴,虽然担心暴露但每天都像个真正的小学生一样过普通学校生活,被像父亲一样的阿笠博士温柔照顾着的灰原哀,是不一样的。

人是社会性动物呢,这么想着,被这样温柔的对待着而感到被救赎的感情,让自己感到非常温暖。

因为如此,在平淡的日常生活中,即使依然有组织的梦魇,以及偶尔飘过的想要去死的念头,也只是正常天气里的几片乌云了。

要为了姐姐勇敢的活下去啊,亲眼见证那个组织的灭亡啊。

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对工藤那个笨蛋产生了一点奇怪的感情。

悸动是很危险的事情。然而即使拼命地对自己这么提示了,萌芽依然不受控制的慢慢生长。

这是很危险的。所以,选择把这份感情藏在心里,埋在很深很深的眼底,没人知道,就不会有人受到伤害。

虽然这么想着,但看到工藤和毛利兰在一起的时候,心里还是会有一点失落和羡慕。

与其说是羡慕工藤对毛利兰的感情,不如说是羡慕毛利兰本身。

啊啊,她是天使,是海豚,和我这种鲨鱼果然是完全不一样的吧。

即使是自己,也完全无法讨厌起来。

这么的想着。闭上眼睛,不去思考不可能存在的“如果”。

 

B面

真实对于一个侦探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侦探的工作只有寻找真相而已,工藤这么说。

找到被隐藏起来的线索揭开虚伪的表象,露出真相的那刻是最让人兴奋的,这种成就感无与伦比。

作为侦探的工藤新一,虽然在探案现场总是能一眼看穿事件的真相,却总在看人这种事上被发红牌。

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嘛,谁叫女孩子就是这么难懂——被这么的安慰了,却在晚上不由地思考起来。

“兰为什么会生气呢?”“兰为什么会哭呢?”地这么思考着,渐渐思绪就偏离了轨道。

说起来,除了假哭和广田教授那次,基本就没见到她流过眼泪了。就算是身中数枪,或者是被上头的自己说了过分的话,又或者是别的什么时候,总是非常冷静的样子,也基本没有见过她生气或是发脾气的样子。呜哇,这么说起来真是可怕的理科女呢,总是一副女王的样子。这么想着,偷偷地在被窝里笑了起来。

突然、有点好奇。

她的脸上露出其他表情会是什么的样子。一定、非常有趣。

就这么思考着这种事情,江户川柯南睡了过去。

呜哇,说起来,连自己的事情都看不清的侦探,还真是逊啊。

 

3.

你是个、无神论者

正义和邪恶的区别 ,

应该和你没有关系,

虽说应当如此,

但不知道为什么,你相信着‘邪恶应该灭亡’,

带着心中的正义,去摧毁邪恶,

正义正义正义正义……

你绝对不会质疑这之中的巨大代价。

——世终《Death Disco》

✳正義 音为seigiセイギ,犠牲音为giseiギセイ,很多的正义 セイギセイギセイギ 连着里面就有ギセイ牺牲。

 

A面

嘛说起来其实早就做好了准备。很久前就有了这么美丽的夕阳不知道这一生还能再看几次的觉悟。事情顺利过了头反而有些不安。所以被枪射中的时候,反而有种“啊果然”的微妙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想起出发前工藤自信满满的样子,突然又有点想笑。看吧,名侦探,这种事情不是就没有预料到嘛,自大过了头啊工藤。是想这么嘲笑他的,但灼烧感蔓延开来,呼吸开始变得苦难,不得不张大嘴用来呼吸,然后咳出了一口血,子弹大概是打到肺部附近——这么判断着。

周围好像围了很多人的样子。宫野志保,或者说灰原哀有点吃力地睁开眼,疼痛让她眼前冒起了金星,模糊中看到毛利兰似乎焦急地看着她,呼唤着她的名字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啊,真的很像姐姐,这种急切的快要哭出来的眼神也是,那种温柔的样子也是,如果姐姐还活着的话,大概就会是这个样子吧。如果是姐姐的话,也许还会祈求神明。她知道的啊。每年姐姐都会去参拜许愿她平安健康的事情。所以,绝对不能让她死啊。不然,工藤那家伙会哭出来吧——这么想着。

突然很好奇那张装模作样的脸哭出来会是什么样,真想见到啊,然后,一定要好好地嘲笑他。

意识已经越来越模糊了,嗡嗡地耳鸣声也越来越响,盖过了一切声音。

模糊中好像听到了鸽子在“咕咕”地叫着,夹杂着钟楼敲起的钟声。有风吹过,长椅前的草坪飞起一群白鸽。

如果正义一定需要有人牺牲的话,那牺牲的是我真是太好了。

这么想着,灰原哀闭上了眼睛。

或者说,宫野志保闭上了眼睛。

 

B面

作为“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日本警察的救世主”,工藤新一的出色和优秀常常让人忘了他其实只是一个17岁的少年。

甚至有时候,连他自己都忘记了,对自己信任过了头。

事后一直这么想着,责怪着自己,即使出发前灰原提醒了好几遍“Gin肯定会有对策”“事情应该不简单”“所有人你都确认好了嘛”这种话,也只把她当作紧张过了头,甚至觉得有些好笑。

少见的没有余裕过头的样子,哇这不是很可爱嘛地这么对她说了,虽然被心情超差劲地她揪了耳朵,但想到以后终于就可以恢复工藤新一的身份,可以终于不要用江户川柯南的身份和毛利兰说话,就干劲满满。说起来,也非常想见到宫野志保,用工藤新一的身份和她对话。非常想,看见宫野志保微笑起来的样子,一定、非常美丽。

盯着灰原的侧脸,知道她不耐烦地视线朝自己扫过来,才发现似乎看得有点久了。

不知道为什么脸突然有点红了,有些讪讪地把头转过去,才发现似乎有很多话未说出口。比如“灰原,别怕”或者是“灰原,相信我”这种,似乎很适合用来鼓励女孩子的话,回头看见灰原如往常般冷静地抱臂站着的样子,又觉得这些话非常多余。

她不是那种需要这种话的女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确信着,觉得她能理解自己,朝她露出了一个自己都觉得开心过了头的笑容,对警部说着“我们出发吧”这样的话。

然后迎来了这样的结果。

完全不能接受。

完全不能。

头脑简直变成了一团浆糊,在看到小兰相安无事后微松的一口气下个瞬间又被全部提起,引以为傲的理性在看见那个倒地的小小身影后烟消云散,急救措施忘的一干二净,整个身体颤抖的不行,连提起力气跑起来都做不到。

几乎是跌跌撞撞地向她的方向撞过去,看见翡翠绿的美丽眼睛里熄灭了光芒,无论怎么大声地呼喊她也没有回应,似乎很困地渐渐地闭上了眼睛。

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大脑突然生了锈,根本无法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身边的嘈杂声好像逐渐消失,小兰似乎在叫“新一,该怎么办好”这种话。虽然好像很想回答“我也很想知道该怎么办好啊!”这样的话,却发现连简单的牵动嘴角都做不到。

白鸽的“咕咕”声响起,完成伪装任务回来的基德的话像穿过无形的屏障传进他的耳朵:“我说啊,再不快点可能就真的来不及了哦。”

这种话。心里像是突然有了希望一样的渐渐复苏起来,僵硬的身体又变的可以移动了。紧接着几乎是全凭本能的安排好了接下来的事情,大脑终于在急救室门外的等待中渐渐冷却下来,变得可以去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再怎么思考,再怎么推理,像失去了这种能力一样,不同地在死胡同里打转,从而变的更加焦躁。

这种焦躁即使兰在他身边安抚也无法平息,他四处寻找着那个可以让他冷静下来的身影,下一秒想起那个人正躺在急救室,生死不知。

突然、有一种被抛下的感觉。

突然、想起来还有很多话,没有对她说。

突然、深深地祈祷起日本八百万神明,不管怎样也好,神啊,请让她平安。

这么地想着,把脸埋进手掌里,已经是泪流满面,根本没办法呼吸一样地哭着, 从胸腔里憋出的哭声,失态地,无能为力地,连心脏都痛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

像个真正的失去了重要东西的迷失的孩子。

 

Epilogue

虽然“呜哇”地似乎很吃惊地这么轻声说着,但是脸上依然没有丝毫表情,即使经历了因为“小孩子的身体太小而不能进行太精密手术为由在手术台上吃下解药半成品在细胞和骨骼的生长后继续进行手术”这种几乎让普通人吓死的事情,到灰原这里似乎就变成了有趣的谈资样子。

虽然对这种性格有些无奈,不过竟然觉得意外的可爱。这么想着,微微地笑起来,“要不要推着你出门走一走”地这么问了,意料之中看到她的眼睛似乎有些发亮。

果然是很高兴地吧,几乎两个月都没出过门确实闷过头了。

这么想着,推着灰原在医院的公园里慢慢地走着,“说起来,Gin还真是有一手呢。”地有些沮丧地说着后续,“电脑里所以的资料都被清空了,文件、数据什么的全部被粉碎,一点都没留下。

“啊,这样啊“地这样回复了。怎么听都是很没有精神的样子。

 

“我说啊,灰原”——有些紧张这么地叫了,听到她熟悉的口头禅“然后呢”地这么说了,突然就觉得放松了一些,“你啊,是我非常非常重要的人。是我怎么样都想至少一起走下去的人,我的未来里非常想要继续有你的身影,

——所以,拜托能跟我在一起吗?“

 

——非常郑重地问了出口。幸好羞涩的脸被挡住月光的云遮住,只留下难得一见的名侦探紧张的有些颤抖的话音在空气里消散。

 

——非常郑重地被拜托了。大脑好像变成了空白,好像理解了句子的意思,又其实好像没有。吃力地这么想着,看到工藤,或者说江户川的脸凑了过来。

 

“好きだ(喜欢)“地这么自顾自说着,”あなたのことが大好き(我喜欢你)“地这么不管不顾说着。

 

 啊啊毛利兰怎么办呢,组织呢,解药呢,各种念头都非常想大声地问出来,有非常多的理由可以用来拒绝,但是——

但是云飘过了,月亮又重新露了出来,

“月が綺麗ですね(今晚的月色很美)“  ✳すきsuki喜欢 つきtsuki月亮 发音非常相近

轻声这么地回答了,心脏跳的太快,鼓噪声让人有些头晕目眩,加上江户川一眨不眨盯着她看的苍色的眼睛,终于觉得有些承受不住地把脸转过去,苍白的脸上染上一片绯色。

那个惹人气恼的侦探笑了起来,“我很高兴,哀”地这么叫着,刚想回答说还没允许你叫我的名字呢,某种温度像羽毛一样轻柔的从脸颊上传过来,一直蔓延到了心里去。

啊啊所以说,‘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命运这种东西呢’地这么想着,宫野志保,或者说灰原哀,有些害羞地合上了眼睛。

 

神掷出的骰子,到底能不能在落地前改变点数呢?

 

Question。

一个,需要很长久的时间,用来证明的。

Question。

 

 

 

 

 

 

 


ABO树欲静而风不止第二章,如果你觉得我卡肉那一定是你的错觉……宝宝们不要嫌弃,顺便求宠爱【露肚皮

Clex Clark的奇妙历险3(下)

Clark的神奇历险3(下)
私设有。雷可能有。轻松向
杰西四兄弟梗(来自@去污莱卷大大有)
本文设定是lex和clark交往后。

概要:当Clark得知Lex有三个兄弟,并且他们截然不同。

到拉斯维加斯的时候大约下午三点半,天气很好。Clark曾来这个全球闻名的赌城出过差,做过几个采访——出于某些不可言明的原因,有钱人似乎都喜欢来这。
白天的拉斯维加斯说实在的并没有什么看头,他们直接去了酒店,某间预留好的总统套房。Clark一直以为会有一场正式的会面,比如Lex郑重其事的向他的兄弟介绍这是Clark什么的,这后果是他一直惴惴不安,思考着自己的衣着——说真的,一个还穿着格子绒衬衫和牛仔裤的男人看起来并不怎么值得托付,他或许应该去换身西装什么的,也许还要买份礼物。Clark依然是个被教育出来的纯朴的小镇男孩,显然。直到他们享用完了一顿美味的下午茶,并试图玩一种把蛋糕抹在对方身上并舔干净的游戏(Clark现在已经把他的标准行头给脱去了),他才察觉到并不能用正常的方式判断,“郑重其事”这个词和Lex搭配起来更显得有些可笑。
他们互相折磨到了晚上。你是个小混蛋,Clark不止一次的面带甜蜜微笑的骂道,而Lex只是得意而懒洋洋的躺在他怀里,闭着眼睛像只邪恶的猫,恶作剧之后又来蹭蹭你的那种,手指停不下来的在Clark坚实的胸肌上敲打着,仿佛是某种暗码。
Clark看着他,几乎是生理本能的把Lex又拉近了一点,试图吻上去,气氛暧昧的几户粘稠,Lex突然睁开了眼睛。
在爱情片里,这种行为几乎可以被归作恐怖片了,Clark茫然而失落的被他推开,看着Lex直起身来,“不不不,”他说,“我们要迟到了。”
Clark终于如愿的穿上了一身西装——浅灰色的,并且自认为和身着波点衬衫及蓝色西装的Lex非常般配。当他跟和Lex一起跟着侍者走去地下的剧场时,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紧张起来。他把这归咎于即将发生的(也许)的会面。
Clark不清楚普通人类在一些灾难发生前是否也会产生一些预警,总之他终于明白了之前的紧张出于某种危机感。当侍者彬彬有礼的将他们领到某个前排的贵宾席,他先是惊讶了一会在场的观众之多,紧接着注意到他们无一不穿着礼服。他挨着Lex坐下了。表演即将开始了。大半灯光灭了。
紧接着音乐忽然响起了,伴随着一段酷炫到爆炸的介绍,Clark看见了那个Lex可能的兄弟,并知道了他的全名——Daniel Atlas。他转头看了一眼Lex,遗憾的发现他带着惯常的笑容看了Clark一眼,发出了一个意义不明的气音。
然后四骑士出场了——他们穿着黑色的礼服潇洒的走出来,全场观众都好像高潮了,拼命鼓掌而尖叫,Clark不得不承认他也兴奋起来了,他笑着鼓着掌,说实在的,在这样的环境下,谁能忍住不high起来呢,当然,除了Lex。
Clark同时也看见了舞台上的Daniel,他留着小胡子,这让他看上去要比Lex和Mark成熟许多,同时他的微笑看上去真诚迷人又风流,再加上那些奇妙的伎俩,他猜Daniel一定是那种极受欢迎的类型。
事实证明这确实是的,即使Daniel看上去不高(这让Clark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但实际上任何人和Clark相比都不会显得高的),也完全无法阻止观众把目光聚集到他的身上,他如此迷人,自带聚光灯,站在圆形舞台的正中央,他一开口,就把全场气氛推到了高潮,他说:“今天我们要表演一个特别的魔术,为一位特别的来宾,the red capes are coming!”
Clark Superman Kent惊呆了。他震惊的看向Lex,Lex的笑容似乎僵住了,他并没有和Clark来一个热烈又缠绵的eyefuck,手指在座位的扶手上敲得飞快,周围观众的起哄声快把剧场的顶都掀翻了,虽然Clark很确信他们其实并没听懂或是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是尖叫鼓掌,仅此而已。
“按照我们一贯的习惯,”Daniel接着说,“我们将随机抽取一个——助手将会确定他们是随机的!”Clark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他的超视力透过人群看见了其他三个人的手里正拿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乒乓球——显然他们正试图让观众随机抽一个——这显然被选中对Clark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无论之后会做什么。Clark不知道这个时候是该祈求上帝好,还是直接逃出这个会场,如同老师要提问时做的一样,他转头看着Lex,希望他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些玩笑什么的,但Lex没有,他只是笑的看上去更恐怖了。
“好的,”显然结果将要揭晓了,“SectionA!”上帝,他们那块的人尖叫了起来,“第二排”,完了,Clark绝望的闭上眼睛,“幸运的第五号!”和Clark擦肩而过,真的是擦肩而过,聚光灯打在他身边的那个体格魁梧的大胡子男人身上,他简直是兴奋的跳起来,还踩到了Clark的脚。
他上台了,Clark觉得自己仍然沉浸在某种精神紧绷的状态,台上开始说了一些赞助商的名字,某些大人物,甚至还有个红衣主教,以及“Lex Luthor!”四骑士中唯一的那个甜美的姑娘喊道。
Lex站起来,接过了话筒,“啊哈,”他开口道,“我爱这个,四骑士,启示录!瘟疫,战争,饥荒和死亡!我爱这个!希望你们——和你们的小tricks完全配得上这个!”Clark觉得从他甚至能看到这两个兄弟对视溅出的火花。
“当然,”Daniel大笑道,拍着手,“我再次感谢我们的Lex Luthor!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说着那个幸运儿站上了他们的魔术机器,再出现时已经穿上了超人的衣服——那套红蓝的经典紧身衣制服,甚至还有红靴子——这简直是一场噩梦。
超人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掀起了一股风潮,Clark是知道这点的,毕竟他也曾看过报社的同事买过超人的周边——水杯,靠垫什么的,他也完全能理解这点,甚至觉得这代表了人们对他的喜爱而开心着,一些cosplay他也接受了,但他从没像这样,这样尴尬过。
“我们都知道超人无所不能!他拯救了世界!”Daniel说道,眼睛坏的闪闪发光,“今天,我们要在这个奇迹的晚上,给这个普通人赋予他超人的能力!”
上帝啊,观众又在尖叫了,还能坏到哪里去呢,Clark几乎是自暴自弃的想着,竟然被那个举起了五百公斤的杠铃的表演吸引了。
接下来,魔术师们又让那个选中的人飞了起来,发出了热视线,在对面的墙板上刻出了一个丑陋的S,以及,超速度。
说真的,如果Clark不是超人的话,他可能会被这些表演疯狂的,说真的,这些演出可以用“奇迹”来形容,但前提是他不是超人。
Clark想象中的会面最终还是发生了,即使和他理想中的不太一样。Daniel提出的邀请,在一间休息室里,Clark荣幸的看到他们两个兄弟用如出一辙的快语速互相用语言攻击了至少半个小时——期间Clark完全插不上话,唯一的不同是Lex引用了无数典籍中的语句,这让他的话听起来有点晦涩,但Daniel完全接的上——他们嘲笑起了对方的衣着品味、赚钱方式以及理想型的选择,战火莫名引到了Clark的身上(“那个蠢兮兮的红披风!”)Clark不明白为什么人们总是和他的披风过不去。
最后也许他们终于意识到了他们行为的幼稚之处,互相冷笑了一声,心满意足的放过了对方。
在走出休息室的时候,他听到Daniel笑着大声跟他说道:“期待再见到你,超级大英雄。”便被Lex用力关上了休息室的门。
他们回到套房,Clark觉得有很多话要讲,然而Lex只是把他的领带一拉,迫使他低下头去,轻声说:“我觉得今天那个男人的身材穿那身制服也不错。”他浅蓝的眼睛幽幽的盯着他,“穿着制服操我。”
Clark想不到除了服从命令以外还有什么好做的,以及,他心甘情愿。

小剧场:Lex和Daniel正在争论谁才是房间里最聪明的那个,Clark开始考虑他是不是该出去。

ABO,树欲静而风不止第一章,写的有点不好,还是决定放出来,希望大家吃的开心……

记梗 童话AU 少年神明

童话集】记梗
少年神明:
Clark Kent,或者说超人,明天即将加冕为神。
他的容貌像古希腊的雕像一样英俊,见过他的人都纷纷感叹他的俊美。他所拥有力量只出现在久远的神话传说中,见识过的人都无不被他所震撼。人们于是建起了华丽的神殿,用金子刻出了雕像。
然而他还是个孩子,他有时就靠在那个的窗边,看着窗外的景色,睁着眼睛微张着嘴,像一头纯洁的幼鹿,他也确实是在玉米田中被发现的。

整个故事大概就是kent夫妇在玉米地上捡到了Clark,被世人所发现,因为他超人的力量,决定将他供奉为神,在加冕典礼的前一晚,他倚靠在人们为他建起的神殿的窗边眺望窗外。一直以来他都被保护的异常好,他见过的人不是王孙贵族就是富有商人,当他用超视力第一次眺望远处时,他看到了火山爆发人们接连死去,他看到了尸横遍野的战场,他看到了饥荒的人们正用骨瘦如柴的双手捧起土。而他被困在神殿里,人人都称他为神,供奉他,念着他的名字渴望得到拯救,他却无能为力。他为他们的苦而难过。在加冕的当天,当他走向神殿他大声说他拒绝被受冕为神。沿途的百姓跟他讲他们之所以活着是因为对超人的信念。他们的生活太苦了,需要一个神明来给他们带来希望,如果他不是神,他们真的不知道在这个世界是否还能看到希望。所以他应该穿上他的华衣,留在他的神殿,接受他们的朝贡。当Clark走进神殿,诉说出他的希望,他的祭祀却跟他讲这世界上苦的人太多了,现世的担子也太重了,不是一颗心能承受的起的,也不是一个人能承受的起的。即使你拥有非凡的能力。Lex提着剑说那个伪神在哪里。Clark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脱去了身上参加冕的华服,穿上了战袍,阳光镀在他的身上,每一块肌肉上,他看起来严肃又毫无感情。他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上升,他将去拯救世人。

重发……Clex Clark的神奇历险2 开车注意

前面的被删了/微笑
能看得见就看吧【跪

Clex Clark的神奇历险3(上)

(clex)Clark的神奇历险3(上)
私设有。雷可能有。轻松向
杰西四兄弟梗(来自@去污莱卷大大有)
本文设定是lex和clark交往后。

概要:当Clark得知Lex有三个兄弟,并且他们截然不同。

第二天Clark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在高空——准确的说一架飞机上。Lex正衣冠整整的坐在一边,细长的手指里捏着什么。
“Lex…”他有些无力的呼唤道,直起身来,发现自己已经被套上了格子衬衫和牛仔裤,他咧起嘴有些无奈的看着Lex,露出可爱的小虎牙,惹得Lex不动声色的凑上去给了他一个早安吻。
“我们要去拉斯维加斯过周末,”Lex说道,带着一如往常的快语速。“去看些表演什么的。”
Clark对Lex的心血来潮显然全盘接受,甚至还带着一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宠溺,“什么表演?”
Lex显得有些激动,这让他的眼神闪闪发亮“有关四骑士,无中生有和欺骗什么的。你会知道的。”Lex也许没有发现,每当他特别激动的时候,他总是会刻意压着自己的声音,而且声线会有轻微的颤抖。
Clark就是从这个判断出来的,他不禁有些好奇和期待起来。
能让Lex感兴趣的事可不多,据Clark所知,其中一个应该是致力杀死他——在Lex成功过一次后这显得不再那么吸引他了。也许和他做爱也算,Clark不满的想,基于Lex乐忠于勾引他。
飞机上的时间显得无聊而漫长,Lex显然在参加什么远程会议,这让Clark没办法去打搅他。于是想着Lex的话,他有点无聊的查起了四骑士。跳出来了一堆古老神话。天启四骑士。哇噢,这毫无用处。他上下划着页面,也没指望找到些什么,直到一张有些熟悉的脸跃入他的视线。
Clark因为找到了某种真相而有些热血沸腾。他赶紧点进去,看到是某个旅游主页——提到四骑士的魔术表演绝对值得一看。
照片上的男人分明有着Lex的脸,凭借Mark带给他的惊吓,他丝毫不感觉惊讶。那个男人看上去比Lex要年长一点,留着胡子,发色和Lex和Mark都不太一样,是黑色的,配上挑起的嘴角让他看上去有点坏——不同于Lex那种潜心隐藏的、表面上看上去乖巧的样子,他表现出自己的侵略性。
Clark现在基本可以确认Lex的三个兄弟了,以及,Lex愿意带他去见他的兄弟,这点让他尤其高兴。

小剧场:现在的兄弟,一言不合就开始扔钱。而Mike对此毫无意见。